网络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网络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成思危中国需要实实在在增长转型要付出代价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7:18:32 阅读: 来源:网络线厂家

成思危:中国需要实实在在增长 转型要付出代价

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有阵痛的。但是如果渡过这个阵痛,就能够取得更好的,踏踏实实的增长。

今天会议给我的时间是15到20分钟,因此我不能全面展开来讲中国经济的前瞻。我就说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需要实实在在的经济增长。十八大报告中提出,要把推动发展的立足点转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最近中央领导同志在讲话中指出,我们要的是没有水分的增长,实实在在的增长,我想就这个问题讲四点意见。  第一点意见,就是转型有阵痛,要坚决渡过这个过渡时期。国内外都很关注我国的GDP增速,去年是9.3%,今年一、二、三季度不断下降,分别是8.1%、7.6%和7.4%,,实际上我认为从四季度的情况看来,全年完成今年3月人大通过的7.5%的目标是没有悬念的。因为四季度的情况看来不会比三季度差,退一万步说,即使四季度的GDP增速下降到7%,全年也可以达到7.5%。对我国明年的GDP增速有各种各样的预测,有的人说8%,有的人说9%,我前些天在中央电视台2012年度经济人物论坛上讲过,我国“十二五”规划定的是7%,去年是9.3%,今年是7.5%,明年有7%就足够了,但是这个7%一定要是没有水分的,实实在在的。我认为宁愿要一个没有水分、实实在在的7%,也比要一个有水分的、不实在的9%要好。当然这个观念的转变是不容易的,明年可能是8%左右。但是我们要有这样一个共识,就是要破除对GDP的崇拜,破除“一切为了增长,增长就是一切”的观念。因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付出代价,要调整结构,淘汰过剩产能,去库存化,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,加强社会保障体系,培植现代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,等等,这些都会影响GDP的增长。 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有阵痛的。但是如果渡过这个阵痛,就能够取得更好的,踏踏实实的增长。又好又快发展讲了好几年,为什么调结构的收效不够大,就是因为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不愿意调,怕影响GDP的高速增长;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又不敢调,怕影响就业和社会稳定。不经过阵痛,不在短期内牺牲一点增长速度,结构是难以调整好的。我很希望明年能够有一个踏踏实实的增长,当然这不能一蹴而就。因此我估计明年可能还有8%左右的增长,其中还有一定的水分。  第二点意见,要大力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。十八大报告提出要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,实行更加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。这个问题我专门做过研究,有三点看法。首先是实体经济在国民经济中要保持主体地位。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有两类,一类是MPS体系(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),这个体系大体上包括第一产业、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中的商业等传统服务业,这通常被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采用。另外一种体系是SNA体系(国民帐户体系),这是目前目前国际通用的,它还包括了金融、房地产等等。我国曾经多年采用MPS体系,1984年开始MPS和SNA体系并用,到1992年全部转成与国际接轨的SNA体系。  简单地说,可以认为按MPS体系算出GDP是由实体经济产生的GDP,而按SNA体系算出的GDP就是全部经济所产生的GDP。如果按此估算,近三十年来美国的实体经济占整个GDP的比例由81%下降到42%。也就是说实体经济在美国已经不占主体地位了。在金融危机后,美国也认识到要提高实体经济的比重,要加强实体经济的竞争力。奥巴马总统在2011年6月就推动了“先进制造伙伴计划(Advanced Manufacturing Partnership Plan,简称AMP)”,由政府、企业、大学合作,通过创新提高美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,并号召美国的公司将其在海外的制造厂迁回国内,振兴美国制造(Made in America)。这个总统计划决心很大,其负责人一位是美国道化学公司的总裁,另一位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院长。  我国的情况是从1984年以来,这个比例从87%下降到70.5%,由于我国的金融及房地产业在改革开放之后迅速发展,因此我认为这个下降是正常的。我预计到2020-2025年,这个比例可能要下降到65%左右。因为人民币的国际化在推进,我国金融体制的改革也在深化,现在我国银行业的规模与发达国家差不多,证券业规模较小一点,保险业规模则要小得多,因此证券业和保险业还要发展,还要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,所以可能这个比例还要下降一些。实体经济占65%是不是最适宜,我现在不敢说,还正在研究。但我国一定要保持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合理比例,保持实体经济的主体地位。  第二是要防止虚拟经济过度膨胀造成对实体经济的损害。美国最近这次的经济危机,是从次贷危机开始发展到债务危机,发展到流动性危机,再发展到信用危机。发展到信用危机以后就造成银行惜贷、投资者惜投、消费者惜购,将风险传递到实体经济中,从而使金融危机转化为经济危机。  第三就是要促进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协调发展。我在2005年就讲过金融要和经济协调发展,现在的情况是金融的利润太大,挤压实体经济。现在银行贷款按照正常的贷款利率基本拿不到,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率最高到30%,实体经济企业难以生存,这个问题必须要注意解决。我认为虚拟经济是从实体经济中产生,又依附于实体经济的,但是虚拟经济也对实体经济有反作用,关键是二者要协调发展。我曾经讲过虚拟经济相当于经济中的软件,实体经济相当于经济中的硬件。硬件离开软件无法运行,而软件离开硬件则一文不值。如果利润都让虚拟经济拿走了,实体经济肯定要萎缩。为此我们一定要按照十八大报告的精神,健全促进宏观经济稳定,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.  第三点意见,要尽量挤掉实体经济中的水分。实体经济的GDP中的水分主要产生在投资上。我国前些年过度地依靠投资,从而造成产能过剩、库存挤压、投资效益降低,环境问题增多等一系列问题。我分析过实体经济投资产生的GDP有四种情况,第一种情况是比较好的情况,可以称为高效的投资。就是说投资的项目建成后可以不断产生效益,不断拉动GDP,并在五至十年内可以回收投资。  第二种情况是长效或低效的投资,例如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,这类投资回收期比较长,因为基础设施投资应当适度超前。例如修高速公路目前看修四车道就够了,但如果过几年要将四车道扩大到六车道就相当困难了。但是基础设施也不应过度超前,过度超前通常与政府官员追求政绩或决策失误有关。最近我听说有一百多个城市要修地铁,因为每一公里地铁需要投资五到七个亿,所以修地铁能很快地拉动GDP。但是根据我的了解,我国几乎没有一个城市的地铁是不赔本、不要财政补贴的。尽管在修建地铁时拉动了GDP,有了政绩,但从长远看来由于政府要长期给予财政补贴,可能得不偿失。当然有人说这是为了改善民生,但是公共投资项目也有成本和效益的衡量,如果地铁只是上班时间很多人坐,平时没有人坐,其成本就会大大高于效益。此外,有些中小城市也不一定要修地铁才能解决交通问题。  第三种情况是无效的投资,这类问题也通常与政府官员追求政绩或决策失误有关。尽管在项目建设期间可以拉动水泥、钢铁、玻璃等生产资料的需求,有一部分投资还会通过工资转化成消费,从而能拉动GDP,但是项目建成后因产能过剩、成本过高等等原因而不能投产,不能发挥效益,不能再产生GDP,这样也会造成浪费。  第四种情况是破坏性的投资,这类问题通常与政府官员的腐败有关。例如“豆腐渣工程”,建成以后就垮了,垮了还要重修,这时也会产生GDP,实际上却会对经济增长起到破坏作用。  我曾经讲过过度追求用投资来拉动GDP,弄不好就像抽鸦片,越抽越上瘾。例如今年在某个省8000亿的投资中有1000亿是无效或者是破坏性的,明年该省要保持同样的增长速度,要补上这1000亿,就要投入9000亿。如果想再提高一点增长速度,还得要增加1000亿投资,从而造成投资不断地增长,这是很危险的,因为投资所产生的GDP中的水分就会被隐藏起来。  十八大报告指出要保持投资合理增长。我曾经做过一个研究,认为合理的投资增长率不应高于GDP增长率的1.4倍,也就是说GDP与投资的增长率之比,应该是0.7以上。我国在上世纪90年代基本上是0.7左右,但是在进入2000年以后的十年中却只有0.5左右,也就是投资增长率是GDP增长率的1倍,这确实是过高了。因此保持投资合理增长,提高GDP的质量,挤掉其中的水分是必须要做的。  要挤掉GDP中的水分,首先要坚决反腐败,其次是要从制度上制止政府官员追求政绩的投资冲动,还要努力推进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,尽量防止决策失误。 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要提高综合要素的生产率。综合要素包括科技进步、提高劳动者素质、加强管理,这三点在十八大报告中都提到了。科技进步不仅仅是科技创新,也包括引进技术,总之是用新的技术代替旧的技术,从而取得更好的效益。要努力通过提高综合要素生产率来提高实体经济的劳动生产率,踏踏实实地创造社会财富。我认为欧债危机的一个主要原因,就是像希腊、葡萄牙这些国家不能创造足够的社会财富去支持政府的高支出、社会的高福利和个人的高消费,所以它只能靠借钱来支撑。借到钱后又没有能力还债,只能借新债还老债,一旦借不到新债,就会爆发债务危机。希腊的第二产业的劳动生产率(按每人每年创造的增加值计算)是德国的一半,葡萄牙是德国的1/3,而它们的社会福利水平和人民消费水平和德国差不多,这就肯定要出问题。我国第二产业的劳动生产率目前大概是德国的1/5,每人每年创造的增加值大概是9万多元人民币,这9万多需要在政府、企业和个人之间合理地分配。但更加重要的是一定要下决心提高劳动生产率,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,才能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收入。  我今天就讲这四点意见:  第一是下决心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为此必须要付出代价,要忍受阵痛,但是一定要过这一关,才能真正实现踏踏实实、没有水分的增长。  第二就是我们要注意保持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合理的比例,要使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协调发展。  第三就是我们要挤掉实体经济中的水分,保持投资的合理增长,要尽量减少那些无效甚至破坏性的投资。  第四就是要依靠提高综合要素生产率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提高发展的质量和效益,也就是说依靠技术进步,依靠提高劳动者素质,依靠加强管理来提高我国的劳动生产率,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,并将这些财富合理的分配给全体人民,我就讲这么多,谢谢大家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