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网络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库克访华欲解苹果三大难题

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9:19:34 阅读: 来源:网络线厂家

没有乔布斯的招牌式着装,库克的着装更“商务”。图/IC

3月28日,库克(左一)参观富士康郑州工厂iPhone生产线。图/

库克来华了!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超级明星企业,其掌门人的访华备受瞩目。库克就任苹果CEO后的第一次出国访问就选择了中国,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市场的地位在苹果进入库克时代后获得了提升?库克的访华能否为其面临的“iPad商标案一审败诉”、“韩寒等作家起诉苹果侵犯个人著作权”、“被指使用血汗工厂”三大问题带来转机?其行程中又有何玄机?

“今天在苹果大悦城店遇到库克了,很幸运地与库克合了张影。”3月26日,网友“牛羊的家”兴奋地在网上秀出了自己与苹果CEO蒂姆·库克的合影。随后,“偶遇库克”的消息接连传出,并被网友大量转发。

低调神秘的行程

突然的到访,低调的行程,苹果公司在库克的中国行上蒙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在库克亮相大悦城之前,多数人包括媒体在内并不知道库克来华的消息。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的一号人物,库克此次来华的行程与目的引起了外界诸多猜测,而苹果公司对这些细节讳莫如深。

不过媒体根据各方消息,拼出了一个库克访华行程图。

3月26日,库克视察北京苹果大悦城店。

3月26日,北京市市长郭金龙,工信部副部长尚冰会见了库克。

3月27日,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会见了库克,河南省省长郭庚茂、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等同时均参与此次会见。

3月28日,库克拜访中国联通(600050,股吧)总部。

3月28日,库克参观富士康郑州工厂。

3月29日,库克访问了中国电信总部。

在以上这些行程里,只有两项是苹果主动披露的,那就是“库克和中国的官员进行了圆满的会晤”、“库克参观富士康郑州工厂”。

据媒体报道,库克在跟李克强的会谈中表示,“将与中方深化全方位合作,依法诚信经营”,“将加大对中国的投资”。

移动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,苹果主动透露了这个信息,这说明这是库克此行的真正目的。

苹果“大麻烦”缠身

在中国市场,苹果不仅有着无穷的机会,还有不少可能会影响其业绩的“大麻烦”。

在库克访华前不久,也就是3月8日,苹果发布了“新iPad”。但这款新产品无助于苹果解决其在中国面临的三大问题:iPad商标案一审败诉;韩寒等作家起诉苹果侵犯个人著作权;国内国际指责苹果使用血汗工厂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“在乔布斯时代,苹果不会在意这些冲突,甚至不做任何表态。但在库克时代,苹果就会在意这些,于是库克来华了。”李易评价称。

目前,iPad商标案二审正在审理中,如果苹果败诉,不仅“新iPad”面临引进难题,其以前在中国销售的iPad产品收入方面还面临罚款。在著作权案问题上,苹果也面临形象和经济双重损失的危险,韩寒、南派三叔、麦家、当年明月等知名作家在国内影响力巨大,一旦苹果败诉,其品牌形象的损失难以估量。

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认为,“目前苹果的处理方式是,在接受权利人通知后,仅仅对应用作出下架处理,也不提赔偿和处罚的事,这就导致一些开发者反复侵权。”于国富认为,这件事情对苹果而言,赔钱不是问题,声誉有损才是最大的影响。

相比上述两个问题,在血汗工厂问题上,苹果更是内外交困。

就在库克访华前,在国际国内的巨大舆论压力下,苹果邀请FLA(美国非营利机构公平劳工协会)对组装工厂进行调查,其中包括富士康位于深圳和成都的工厂。此前,在“跳楼”、“怪病”、“牛奶河”一系列引起巨大反响的事件发生后,苹果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指责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库克在与中国官员会面时的表态显得更为微妙。

正如《华尔街日报(博客,微博)》对库克访华的报道,“他来是因为此处有无穷的机会,也有不少的麻烦。”

来华为富士康打气?

在富士康因劳工问题接受FLA调查之际,库克的到访显示了苹果在这一事件上的真实态度。

作为苹果主动公布的两项行程之一,“参观富士康郑州科技园工厂iPhone生产线”是库克此次访华的重头戏。虽然是苹果主要承受了使用“血汗工厂”的指责,富士康的压力实际上同样不小。

富士康是苹果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。

“苹果不能冷落代工厂富士康,它可是苹果最强大的后盾,既能在最短的时间生产最多的产品,价格又最优惠。”科技讯CEO李忠存认为,安抚这个庞大的“人工组装机器”,让它继续为苹果提供廉价优质服务,自然是精于控制产业链的库克重视的工作。

此外,库克在参观工厂地址上的选择也十分微妙,就在他参观富士康郑州工厂同时,FLA正在富士康位于深圳、成都的三家工厂展开大范围的调查。

或许是出于形象等因素的考虑,库克没有选择与FLA的调查“硬碰硬”,但这仍体现了苹果对富士康的支持。

更为有趣的是,在库克离开中国后不到两天,FLA就发布了对富士康不利的调查报告。报告中指出,富士康存在数十桩违反劳工权利的行为,如加班时间过长、“克扣”加班工资等,甚至存在违反中国劳动法的行为。(详见2012年3月31日A25版相关报道)

除富士康,库克与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高层的会面也发出了“苹果重视中国市场”的信号。据了解,库克和两家运营商的谈话主题主要围绕战略层面展开,并涉及下一代iPhone等苹果产品的合作。

分析

库克时代中国分量加重

这不是库克首次访华。此前,他未就任CEO时曾拜访过中国。

中国成为库克的“答案”

中国是苹果除北美地区外最大的市场,但前任CEO乔布斯从未到访过中国。每次新品发布会,中国也都不会进入首发国家的名单,即使这些产品都是“中国制造”。

与乔布斯“无视”中国的做法相反,库克就任CEO后,出国访问的首站即为中国。据报道,苹果公司专门为库克安排了专业摄影师来记录他的中国之行,这尚属首次。

2011年7月,时任苹果COO的库克表示,扩展大中华区零售业务的时机已成熟,该地区“非常关键”。

从财报数据上来看,中国市场对苹果非常重要。去年10月,库克首次以CEO的身份召开分析师会议时表示,作为苹果的第二大市场,中国第四财季为公司贡献45亿美元收入,同比增长270%,占苹果总收入的16%,“如此多的中国人正进入中产阶层,我还没看到哪个国家如此”,“潜力不可限量”。

此外,库克在高盛年会上被问到苹果如何做到上个季度收入增长73%时,库克给出了十个答案,其中就有三次提到了中国。

巨额预算大部分投向亚洲

目前,中国市场得到了苹果前所未有的重视,这种转变则发生在库克时代。

去年10月,乔布斯将苹果CEO的权杖交给库克,当时的苹果正处在发展快车道。此后半年里,苹果保持加速发展。其股价先后突破400美元、500美元、600美元大关,市值已接近5550亿美元,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。

而这些成绩常被舆论认为是“乔布斯的遗产”。

此前《乔布斯传》作者王咏刚接受本报采访时,曾这样描述这两个人。“乔布斯给苹果组建了一个非常高效的机制,跟微软等公司完全不一样。这个机制的高效就在于所有的部门都是井井有条的,而乔布斯拥有至高无上的特权,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干预任何细节,下属会觉得是得到圣旨一样。库克是仅次于乔布斯的核心,但他从不干预产品研发。”

“但乔布斯的管理方式并不适合别人。到了库克时代,他要插手其他部门的事,得到的回答可能是我们部门的流程是什么什么。库克的难题是怎么样建立一个适合自己的管理框架。”

这就出现一个问题,苹果公司赖以成功的关键,正是其颠覆性的产品。处在巅峰的苹果公司,新增长点在哪里?库克把视角投向了中国。

据报道,苹果公司2012年安排了创纪录的71亿元美元预算,用于投资厂房及设备,其中大部分很可能会投向苹果的亚洲供应链。

因此,库克的“中国行”势在必行。

专题采写/新京报记者 林其玲

翻牆到大陸

VPN加速器

海外ip看国内视频

海外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

相关阅读